快捷搜索:  

程亚文:米国自我纠错“神话”基础已经坍塌

程亚文:美国自我(wo)纠错“神话”基础已经坍塌 2022-09-24 11:54:25来源:环球时报编辑:马嘉欣

关于美国有可能发生 内战 的(de)议论,近段时间(shijian)在美国舆论中明显增多甚至成为一个严肃的(de)学术话题。一些观察者认为,美国事实上已经陷入 政治内战 。美国内部的(de)社会撕裂以及政党极化这些年来持续加剧,短时间(shijian)内也看不到转向平缓的(de)趋势。

以往广为流传的(de) 美国具有强大的(de)自我(wo)纠错和制度修复能力 ,还能应验吗?过去一个多世纪,美国先后经历大萧条、民权运动、越南战争、美苏冷战等内政外交上的(de)重大冲击,发生过经济危机、社会动荡和政治对(dui)立,但最后都得以克服挑战,走出雷区。二战期间,美国从危机中实现由一般性大国向世界性大国的(de)转变;20世纪80年代, 里根革命 引导美国经济复苏、彻底走出越战泥潭;美国还在长达半个世纪的(de) 制度竞赛 中以胜利者姿态走出冷战。凡此种种,使美国舆论中逐渐形成一种关于 美国具有独特制度优势(youshi) 的(de)叙事框架。这种叙事还漂洋过海被其他(ta)地方一些人(ren)接受和认可。面对(dui)近年来美国内部不断强化的(de)政治对(dui)立,不少外部观察者就认为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已经出现 政治衰败 ,美国的(de)纠错机制和制度修复能力将会使其再次渡过难关。

这种 自我(wo)纠错和制度修复能力 ,是(shi)指对(dui)自身的(de)错误选择做出纠正并进行相关制度革新的(de)能力。是(shi)否只有美国才具有这样的(de)国家能力呢?显然不是(shi)。只要一个国家长时间(shijian)连续存在,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(de)危机性事态,也通常都会表现出一定的(de)自我(wo)纠错和制度修复能力。然而,美国政治语境中的(de) 自我(wo)纠错和制度修复能力 ,并不等同于其他(ta)国家的(de)类似能力。它(ta)所标榜的(de)一个关键区别在于,美国的(de)这种能力根植于所谓 美国特性 ,是(shi)以其宪政体系、民主和法治制度、权力制衡机制等密切相关的(de)一种能力生成,这是(shi)美国 制度优越性 的(de)表现,被认为是(shi)其他(ta)国家难以具备的(de)。

因此,所谓 能力 说辞的(de)背后,心思仍是(shi)政治,通过这种话语构建(jian),可以起到激发美国人(ren)自豪感、凝聚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的(de)作用。从实践与思想的(de)关系来论,美国 具有强大的(de)自我(wo)纠错和制度修复能力 论,是(shi)对(dui)美国取得和维持 世界第一 地位的(de)一种事后解释和神话,但实际却并不一定如此,比如19世纪60年代,美国为何就没表现出 制度优越性 、阻止那场残酷的(de)内战发生呢?

以往美国表现出的(de)制度纠错能力,其实存在两个重要前提:一个是(shi)自建(jian)国以来直至本世纪初,美国以精英共和与选举民主为主要特征的(de)政治体系,一直是(shi)以欧洲来的(de)白人(ren)移民及其后代占人(ren)口绝大多数以及盎格鲁 撒克逊文化的(de)主流地位为前提,并没真正碰到种族构成和文化、信仰上的(de)挑战。另一个是(shi)自19世纪后期以来,美国长期是(shi)世界最大的(de)工业化国家,工业化及其财富积累为就业和实施广泛的(de)福利创造良好(hao)条件,有利于化解不同人(ren)群间的(de)利益冲突,为政治契约在更多人(ren)群中的(de)扩展提供有力支持。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前期的(de)选举权普及,20世纪上半叶 大萧条 发生后时任总统罗斯福推进的(de)新政举措,20世纪60年代时任总统约翰逊提出 伟大社会 构想,都以美国实现了工业化为前提,它(ta)使一些尖锐的(de)政治对(dui)立能够通过 利益均沾 短暂化解。

以白人(ren)为主的(de)人(ren)口结构和以新教为主的(de)宗教与文化体系,保证了以往的(de) 美国人(ren) 大体来说是(shi)一个情感共同体;工业化的(de)经济基础及由此而来的(de)分利安排,保证了以往的(de) 美国人(ren) 大体是(shi)一个利益共同体。情感和利益上的(de)相关性,才使以往的(de) 美国人(ren) 大体成为一个政治共同体。这是(shi)美国过去表现出纠错和制度修复能力的(de)主要基础。但这些基础,如今已经走向坍塌。

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在告别演讲中说, 既然你(ni)们(men)因出生或归化而成为同一国家的(de)公民,这个国家就有权集中你(ni)们(men)的(de)情感。 现在的(de)问题是(shi),今天来到美国的(de)新人(ren)群,其中很多人(ren)说的(de)不再是(shi)英语,不再以融入美国主流文化体系为圭臬,与传统 美国人(ren) 的(de)共同情感也日益淡薄。美国的(de)人(ren)口结构进入新世纪以来已发生巨大变化,最新人(ren)口普查数据显示,虽然传统白人(ren)在55岁以上美国人(ren)中仍占70%左右,但在18至34岁美国人(ren)中仅占一半,在未成年人(ren)中更是(shi)已经低于50%。更关键的(de),新来移民和新增人(ren)口中新教信仰者占比日益减少,其他(ta)信众及非英语人(ren)口占比不断增大,人(ren)口结构及文化信仰上的(de)变化,已经超出美国作为一个政治共同体形成时的(de)边界。这也正是(shi)美国已故政治学者亨廷顿在《谁是(shi)美国人(ren)? 美国国民特性面临的(de)挑战》一书中的(de)忧虑。

与此同时,20世纪后期以来,随着一度由其主导推动的(de)经济全球化的(de)发展,美国逐渐丧失以往在经济、科技(keji)以及其他(ta)一些方面的(de)碾压性优势(youshi),不再是(shi)全球最大工业化国家,而是(shi)成了最大虚拟经济体,这不仅使其霸权体系难以维继,还倒灌为内政问题,改变了美国内部的(de)经济社会结构。随着经济不平等加剧、不同阶层和地区之间利益关联性减弱,美国今天已无法做到在公民之间 利益均沾 。在共同情感和共同利益都严重弱化、国家认同和国内治理面临重大挑战的(de)情况下,美国想再通过所谓的(de)自我(wo)纠错和制度修复来化解挑战已是(shi)难上加难。

程亚文:美国自我纠错“神话”基础已经坍塌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14人留言! 共有:114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